神探大战
神探大战

2022年·最新犯罪片·神探大战

2022nian·zuixinfanzuipian·shentandazhan

立即播放
别名:
神探大戰 / Detective VS. Sleuths / Cold Detective
导演:
编剧:
韦家辉
语言:
普通话
上映:
2022-07-08(中国大陆)
画质:
正片
位置:
万佳影视 - 电影频道 - 犯罪片栏目 -《神探大战》 - 全网影视聚合平台
剧情:
市民刘先生的封神之作「神探」再出续集,连环命案、私刑执法、预告杀人、以暴制暴...一群号称“神探”的团伙掀起了一场香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犯罪!患有精神疾病的“癫佬神探”李俊(刘青云 饰)为查真凶独闯犯罪现场!以“神探夫妇”陈仪(蔡卓妍 饰)和方礼信(林峯 饰)为首的重案组也开启了与杀戮赛跑的缉凶之路!敌友之间,正邪边缘,死亡审判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真正的“神探”到底是谁?收起

在线观看

倒序
播放片源列表
JY线路1
WJ线路1
LZ线路1
SD线路1
BD线路1
HN线路1
KD线路1
TK线路1

相关话题

好多年前,我就刷过几次刘青云的《神探》,这次终于在电影院里看到了和它在精神上一脉相承的作品,有人说《神探大战》好看在于紧张刺激,有人说好在人物的演技,也有人说在剧情的编排缜密,这些我都承认,但我知道,这个系列吸引我的似乎不止于此。一个人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已是深夜,这几天成都热的万里无云,到了晚上居然还能看到星星,看着那几颗虽然模糊却固执闪烁着的星星,在街头微热的风里发了一会呆,我终于明白了神探打动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执着。这部戏中,无人不在执着。一群青年为复仇而执着,李俊为真相而执着,反派为痛苦的童年而执着。为了内心在乎的东西,每个人都在以命相搏,他们的执着狭路相逢,才能碰撞出所有的疼痛,诡谲,疯癫,火星四溅。神探并不是精神病,也不是人格解离,他只是痴,他痴于查案,所以他从来没有活在过真实的世界里,他永远活在案件里,所以他能随时与案件中的当事人对话。看似惟妙惟肖的人格解离,其实是他已经潜入了案件中每个人心灵的最深处,完全知道他们每个人会说什么,会做什么,真相自然就昭然若揭,也只有痴到这个份上,已近于疯,才能获得常人所不能获得的洞察力。在这个完全无我的“痴”的境界中,他可以审活人,同样可以和死人说话,让我想到了小时候,有人说包青天“日断阳,夜断阴”,原来这样的能力是存在的,只要你足够执着。痴是执着的最高境界,痴也是世间最动人的事,因为我们都知道,痴的背后一定是不记代价的付出,摈弃杂念的强求,逆水行舟的伤痕累累,除了痴迷的东西以外,他们的世界里再无法容下其它,这像是某种残缺,某种献祭。这世间的历史从来不是富人,也不是贵人创造的,而是这些执着的小人物创造的,他们生而卑微,却把自己的生命活成了一根锋利的刺,无论是文学,科学,艺术,各行各业,都是这样的“痴人”所开创的,人类的疆域一直被划定在透明的高墙之内,而他们却一次次的撞这高墙,死在高墙之下,直到把它撞出一个缺口,正是这样的人前赴后继,人类的见识和生存的边界才能不断的拓展,他们在别人放弃和倒下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们的名字就会一直刻在那里。如果你遇到过这样执着的人,会知道他们多少有点不正常,他们通常无法注意到其它的事,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停在思考,琢磨,喃喃自语,他们无法八面玲珑,发展到了极致,不近人情,甚至神志不清,他们肉体尚在人间,但精神早就活在自己的天堂里,也只有这样的灵魂,配的上称一个神探的“神”字。“神”与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神"在执着,而普通人却总在说破执,为何要破执呢,因为执着太痛了,也曾期待过,也曾渴望过,也撞过,但一次两次总是没有结果,于是就痛了想要放弃了,于是就给自己一个理由叫做“破执”,好像这是一种更高的心理境界,于是心安理得的轻松了,与自己和解了,但有的东西也就在一刻死了,有的人也就在那一刻老了。而“神”却一直撞下去,执着一定是很痛的,但也正是这痛催生出所有的美,如果所有人都放弃,所有人都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要委曲求全,要低调委婉,一个人人都在告诉自己要去破执的世界,该有多么无趣。几十年如一日的,神探为那些冤案而执着,被赶出警局,他就坐在天桥下,把冤案写满整个桥柱。但对普通人来说,我们选择遗忘。在你的生命中,难道没有冤案吗?你不曾见过他人被无端的伤害,剥夺该有的权力吗,你自己不曾被压榨,欺辱吗,世间还有多少不该被纵容的潜规则,像剧毒的荆棘一样日复一日的生长着,扎进我们的血肉中,把我们困在原地,但我们选择妥协,遗忘。也许是因为我们失去了执着,所以我们更容易被执着的人打动,执着是一种血性,执着的人无论到何时都还会保持着一种锋利,一种少年气,一种蓬勃的生命力,一种不断成长的可能性,一种被人尊敬的气质。一个人的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出来的,你用在那件事上的时间,最终会把你变成人群里最鲜明的存在,你会不会成功,结果能不能达到,没人知道,但是在这个执着的过程中,你已经定义了你自己,这也许就是比结果更重要的结果。执着的神探,他用他的疯在对抗着一种力量,说的具体点,他在对抗世间的虚假和不公,说的宏观一点,他在对抗着宇宙的熵,熵是死亡的力量,它最终会把一切带向寂灭,没有错,但我们就应该顺其自然的悲观了么?有人说既然熵是不可对抗的,我们又何必苦苦对抗?这种哲学在理论是驳不倒的,唯有生命的实践能为其拔毒。马斯克曾说:“我宁愿错误的乐观,也不要正确的悲观,悲观没有意义,起不了任何作用,去做对世界有用的事,每天早上醒来,都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曾看过一个理论,说为何从前我们喜欢胖胖的美女,而现在的审美是“白瘦幼“呢?其实审美的背后始终有一种逻辑,那就是美是与熵对抗的力量,当没有食物的时候,瘦是熵的结果,是毫不费力的结果,而胖是反自然的,是需要努力,所以饥荒时代,胖就是美,而进入现代社会,高热量食物变的廉价且难以拒绝,这时的胖就是放弃的产物,而瘦则需要执着,需要自控力,需要去有意对抗熵才能实现。白和幼也同理。当然并不是鼓吹“白瘦幼”就是美的标准,而是去了解审美标准背后的心理成因。让我们好好想一想,其实所有让你感觉美的事物,令你感动的东西背后,是否都有与“熵”对抗的执着在其中呢?无论是忠贞,勇敢,精诚所至,这些触动人心的美,背后都是一种不愿顺其自然,不愿随波逐流,我偏要强求的力量。当然,有些执着是仇恨的执着,在这种执着的背后也许还有一种力量,那就是被人看见的渴望。心理学认为,人有一种最根本的欲望,就是被看见,人会不顾一切的想被看见,用一切方式让别人了解自己的感受,如果一个孩子无端哭闹,其实他在说“看看我,给我一点反应”,在这部电影中,所有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复仇者为何要复仇,其实是一种无声的呐喊:“我也要你体会我的痛苦!”,凶手为什么要疯狂的屠杀女性,折磨她们至死,因为他的童年也遭受过相同的折磨,当一种阴暗和痛苦被加诸在人身上,无法用语言倾诉,无法被人理解的时候,他们能够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别人去承担同样的痛苦,当他看到别人痛苦的时候,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的遭遇被理解了,这也是很多恶性犯罪者内心的真实动机。而出于善的执着,也是同样。若我曾见过光,曾感受过勇气,感受过正义,感受过自由,我就会有同样的愿望,把我的感受传递给他人,光来自于燃烧,燃烧必定是一件愚蠢的事,燃烧是牺牲,从来也不是利己的买卖,但总有人要这么做,才能被人看见和感受,才能把这样的执着薪火相传。如果一个社会,所有人都学的越来越聪明,学会了利己,学会不再为任何事任何人而牺牲而燃烧,也许是这个世界的光早就被熄灭了很久,那么,到底是谁熄灭了它呢?《神探大战》,当然是一个光的传说,但站在夜风中,这样的故事让我莫名惆怅,因为我不知道,我还会发光吗?我的世界里还有光吗?那你的世界里有光吗?还是一直在黑暗里沉睡,只在电影院制造的梦境里来听一听光的传说?你放弃了吗?
如果未能预料到《神探大战》的“夹生”,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作为导演的韦家辉。香港影评人们有个普遍的说法,韦家辉的作品从格局到深度上无出其右,但他个人却无法从影像上榨取出其绝对潜能。这就是为什么韦家辉总是需要一个杜琪峰,因为故事越精道,就越需要出类拔萃的影像。离开杜琪峰这根“龙头棍”,韦家辉基本相当于一个“天才编剧”+“行活导演”的割裂体,他的动手能力从来不敢恭维,《和平饭店》的崩溃已是古早往事,出走银河的《鬼马狂想曲》《喜马拉雅星》《购物狂》也几乎都是被导演能力拖了后腿。比如说,杜韦联动的时候,我们津津乐道的影像风格和场面调度,到了韦家辉自己导演的电影中竟成了最奢侈、最稀缺之物。看一遍《神探大战》,中间到底有多少场戏具备真正的“影像灵感”?你可以说一些段落狂野激烈,尺度惊人,但这种激烈和其他导演的作品,如陈木胜、邱立涛、郑保瑞等人相比有何特定区别?这时候的观众往往会陷入一种焦灼的脑补:如果杜琪峰在场,这场戏和那场戏,他到底会怎么处理。影像上的想象力,是韦家辉相对缺乏之物,但这也是将其精妙的剧本图谱转换为影像迷宫的必须之物,否则就会显得蹩脚、笨拙。比如说,韦家辉编织出了绝佳的故事拼图,但他并不懂得如何藏匿线索,不懂得如何从影像上留住悬念。很多观众会注意到,在元朗屠夫与观塘魔警的两起案件中,方礼信行动和往返的精确时间差,基本上等同于“自报家门”,过早地出卖了剧情。循着诸多细节,观众基本猜到了方礼信就是“屠夫”和“魔警”,因此真相揭开的刹那,观众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这里更关键的地方在于,韦家辉揭示这一真相的方法和手段,并不高明。方礼信的动机,可归结于他童年被妈妈和哥哥虐待的“原初场景”,这些信息都是由陈怡“叙述”出来的,本质上是在“说故事”。到她当面找丈夫对质的时候,方礼信翻脸极快地表示:“真凶就是我,你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上述段落的处理,几近儿戏。但说韦家辉剧本低级、漏洞百出,却绝非事实,他并不是在观众认为该埋三层的地方只埋了一层,而是故意只埋一层,以此暴露疑点,将观众引向特定的方向(比如让观众怀疑方礼信)。按照一种非常规的理解,韦家辉在此绝非低估了观众,而是高估了观众。但这又会导致他以相对低级的方式来度桥,影像层若处理不好(或者不精准),就会导致聪明反被聪明误。韦家辉的一生吃过太多次类似的亏,《神探大战》仍不例外。在魔警案出现后,李俊挟持自己的女儿前往警局,叫嚣着“案件疑点很多,这个欧阳剑很有问题”。这场戏有两个基本目的,一个是将观众的注意力引向欧阳剑这个工具人,以遮蔽方礼信这个真凶;二是让其女儿见证这个“过程”,以强化其后来的精神逆转。但真正的问题是,前者并未以影像方式铺垫出来,而是诉诸过于直白的台词;后者并未得到具体的解释,近乎于叙事断裂。状况频出的叙事断裂或许可以归结于两个原因,一个是审查导致的自体切割,另一个是“飞纸作业”的习惯。林峰与蔡卓妍都是偶像出身,一旦遇上飞纸,定然是无米之炊、难以深入,加上影片拍摄操之过急,人物的展现自然跟不上角色的既定深度。和《神探》相比,林峰和安志杰是对位的角色,但前者过于外放的邪气和后者内在的阴毒相比,力度上完全不在一个层面,而且这绝对不是演员的问题;就蔡卓妍来说,韦家辉似乎没有透射其任何的内心戏,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她大肚追击悍匪、不断高空掉落并且在产子之后继续执行任务的强悍体质。原则上,这并非剧本的问题,而是筹谋欠妥、执行不当。你可曾见过银河映像的历史作品中有如本片中李若彤这样干瘪到无力吐槽的形象?想想她在《一个字头的诞生》《两个只能活一个》《最后判决》中的表现,今时今日,可谓天壤之别。情节失算、角色失灵,来自某种影像调度的“失焦”,这部影片既然节奏飞快、事件繁多,那么以TVB行活的水平处理起来,显然也不会比林德禄的《反贪风暴》系列高明多少。环顾整部影片,韦家辉真正的力度和节奏,只有刘青云抓得住,他的表演确实是戏魂所在。韦家辉有意为其打造的“办事处”,是天桥下用废品搭建的棚窝,这是韦家辉曾经的灵感空间,也是《大时代》和《世纪之战》中方展博/方新侠的发迹和事业重启之地。《神探大战》中的李俊延续了前作中天通眼的超能力设定,以一己之力破获了一系列最复杂的疑难案件。然而让观众疑惑的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具备超能力的人物,会在欧阳剑这个问题上犯错(即使他后来开始矫正这个错误),会被方礼信这个屠夫/魔警耍得团团转?一旦思考这个问题,观众便会陷入对《神探》四把枪置换进行笔算之后的细思极恐,《神探大战》的主题绝非什么善恶对立的二元论格局,而是“神探就是魔警”,这基本上可以解释影片最后李俊与方礼信镜中对望的二重身。换句话说,以李俊的能力,不大可能被方礼信利耍弄,而是说,李俊很可能从头到尾都在利用着方礼信,他在“办事处”解开疑团,是为了给方礼信留下笃信不疑的线索,因为他知道这位魔警必然成为他和替天行道的“神探”组织的中介。即便有着“阴谋论”的嫌疑,这仍然是对《神探大战》剧情最切实、最合理的揣测。这也等于回到《大块头有大智慧》的结局——“了因追孙果,却发现自己才是孙果”。按此逻辑,方礼信和“神探”组织都是整个事件中的牺牲品,是被李俊一路操纵的工具,为的是以恶除恶、以暴制暴。韦家辉在套层之上继续添置套层,是心智游戏电影的普遍运作法则,在其中,李俊无疑处在叙事的最高层级,也是导演本人的化身。然而为了掩盖这一层次,韦家辉有意去暴露其他层次,则显得过于功利。以过于浅白的方法来遮蔽格外幽深的内核,以至于败坏影片整体的质感和品味,实在是韦家辉导演创作生涯中的最大憾事。就如方礼信/陈怡夫妇的相爱相杀浮于猎奇的表面,李俊与其女儿的亲情关系也可谓是机械性地垫砖——观众不难猜到这位女儿就是“神探”组织的头目,这就同方礼信的欲盖弥彰那样丧失了解谜的力量。这种结构方法,甚至让尼采的金句都变得有形无神:这本来是李俊父女之间穿越时间和媒介的精神扭结,也是其心魔所在,但被处理得一如儿戏。韦家辉的选择,竟然是在案发现场呈现了一个真正的“克苏鲁”,让癫狂的李俊指着它问旁观者(也等于间接问观众):你看到怪物了吗?这便是韦家辉执行方面的最大问题,他确实格局大、速度快、层次深、下手狠,但在营造深层叙事的时候,他所设立的虚晃一枪的假靶子总会过于扁平,乃至拙劣。他的思维无限蔓延、朝令夕改,像源源不断的飞纸那样化为狂茂的藤蔓植物,却没有经过任何的修剪、加工。在杜琪峰合伙的情况下,这个问题或多或少会得到解决,而在韦家辉自己单干的情况下,它如怒海汪洋,过于原始,止于半成品。在从《义不容情》《大时代》到《马场大亨》的时代,韦家辉的才华尽情挥洒在他的melodrama当中,剧集容量大,制作时日长,任他飞纸来去,总能填上坑、润上色。但从转型电影搞mind-game路线开始,他的作品就很难被称为独角戏了,哪怕杜琪峰迁就其所有,乃至萧规曹随,甘当一个执行者,好歹能从影像上合理规划、过滤一遍,而非任其野蛮发展、情节失衡。就此而言,合作还是单干,规划作业还是夺命狂奔,对韦家辉而言都是最实在的问题。何况韦家辉以其天赋异禀和壮志雄心,自然希望“什么都要”。《神探大战》是他投资最大的电影,为此追车、爆破大行其道,在本就节奏飞快、脸谱难识的故事中,真正可供深耕细耘的篇幅还有多少?既然单干不灵,不擅长自我修剪和规划,那么寻求一位靠谱的执行搭档似乎是命定之事。就此来说,杜琪峰已然是华人圈子当中最好的选择了,你无法再往更高的层级找,毕竟,你没法在华人导演里找到一个克里斯托弗·诺兰、斯派克·琼斯、米歇尔·贡德里或者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尼采的名言,终究会反射到韦家辉的身上:与怪物作战的人,要当心自己成为怪物。韦家辉有着三重身:作为编剧的韦家辉、作为联合导演的韦家辉,以及作为导演单干的韦家辉,但唯有最后一种,才会“成为怪物”。

热播推荐

更多
风吹半夏
更新至24集
刘老根5
更新至14集
黄石第五季
更新至05集
财阀家的小儿子
更新至08集
热头骨
更新至08集
大理寺日志2
更新至04集
搜救
正片
万里归途
预告片
首页
资讯
电影解说
直播